悱也

要么咸鱼要么爆肝。
接布袋戏粘土娃娃定制。
霹雳+金光+东离。补剧进度混乱,新剧老剧掺着看。
请神赐给我一个愿意一起补剧的道友叭!我我我真的不会勾搭人!我给你捏娃娃!(哭哭

‖女装半花容‖
做衣服的时候才深刻觉得这是女装,因为它特别显胸(?
但是做出来的效果觉得已经不是男扮女装,而是直接变性了=_=

落日烟往事

搭配朱痕角色曲《潇洒如我》食用更佳。

(写朱痕击鼓是因为他的角色曲里面有鼓声,原剧情也不太记得了不知道他会不会什么乐器。)

应应应应该不虐吧。

少艾朱痕好友向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1

慕少艾到落日烟的时候,朱痕正闭着眼击鼓。双手扬落,节奏随心而走。少艾轻笑,没有打断他,而是取来铁筝,合着他的鼓声奏起乐来。

落日烟的夕阳是很美的。

那天的酒也是很美的。

慕少艾太菜了,不能喝偏偏还喜欢开怀大饮,放胆招呼,让人误以为他酒量非常。

朱痕想。

他不仅这样想,他还说了出来。

“慕少艾,你太菜了。嗝。”

慕少艾没有任何反应。

清醒时能说会道关心万事万物,说白了话唠非常的人,越喝越兴奋,到后来也越喝越沉默。

朱痕抹了抹嘴。

骂他的话都听不到了,没意思。

2

铁筝一直是慕少艾造访落日烟时的保留节目。

而铁筝再响的时候,风铃上都一层灰了。

慕少艾有一个理想。

他一直想开一家风铃店,弄把躺椅,每天开门卖卖风铃,喝喝茶抽抽烟,偶尔亏点钱给些个坑货朋友瞧瞧病,调戏哦不欣赏一下美人,使役使役我们九少爷,日子多么逍遥快乐多么滋润养老,苦境都可以改名叫甜境了。

但朱痕不明白为什么他要把他自己的理想挂到落日烟的房檐上。

“哎呀呀,药师我开业前酬谢亲友,朱痕你还不领情,真是让老人家我伤透了心。”

“说什么鬼话,太膈应了给我摘下来。”

“哎呀呀~”随后慕少艾便以专业的手法专业的姿态,专业地岔开了话题。

到底还是没摘。

但朱痕也一直坚持着,用自己的人设来对抗这显得有些突兀的文艺。

风铃,羽人非獍也有一串,也是少艾送的。如果朱痕但落下孤灯去,看到羽人非獍似乎望着檐角,神色忧郁地拉着二胡,拉完一首又一首,可能会对家里那串风铃更加别扭。

但羽人非獍看的,是檐上的风铃,还是落下的孤灯呢?

还是,茫茫的风雪茫茫的人生?

3

少艾又来拖累老朋友的时候,酒喝得更少了。

铁筝的声音有些浊了。有些气劲不足了。

是筝旧了还是人倦了呢。

他没问。他没说。

落日烟的夕阳还是那么美。

天天看天天看的朱痕,看着落日就像看着一块烧红的铁。

会对着天边绯色的云霞和红日西沉的壮丽大呼小叫的大小孩子,都很久不来了。

4

除夕前天,朱痕爬上爬下地做大扫除,梁上积了一年的灰也全扫了下来。

里里外外都拾掇完了,连着檐底下的燕子窝都修补了一番。

要不要擦擦那串风铃呢。都已经忘记原来是什么颜色的了。

风过,风铃响。

烦。

下一次慕少艾再来,一定要把他灌醉,隔天再叫他把风铃摘走。

好像没机会了。

阿九大了,不讨人喜欢了。

以前阿叔阿叔地叫,仰着头,围着自己绕着圈子叫。

他就敲他的脑袋。

“无事献殷勤,非奸即盗。”

一双大眼睛水光闪闪地盯着他。

“说了没有麦芽糖。”

……

但吃到糖的时候,是真的很乖巧,很容易顺毛。

现在除夕大扫除了,都不回来帮把手。

还是任性的孩子啊。

朱痕觉得这一屋子,有些干净过头了。

落日烟仍是他主动寻求,也早就习惯的寂寥。

不同的是,再没有了热闹的盼头了。

送给自己的端午礼物
端午快乐呀( •̀∀•́ )

【完结】熔融

一个吞佛童子从心理上接受一剑封禅的存在的过程。


(一)

http://wenyanwen465.lofter.com/post/1f454595_125648c8


(二)

http://wenyanwen465.lofter.com/post/1f454595_1258984f


(三)


[只是为了吞佛出现在河边的场景设定]


“你的名字。”

“不系舟·任沉浮。”

“下次见面,吾会记得你的名字。”

吞佛童子手按伤处,化光离开。

踞于江边的高崖,看着任沉浮带走玄宗二人,他的任务已经完成。受伤不过是掩人耳目,定天律与穿玉霄尚不足以与他对敌,但在异度魔界与所谓武林正道都对对方状况不甚了解之时,恰到好处的示出弱点,反而能放松敌人的警惕。

只是没有称手神兵的加持,到底费力费时些。应该去找回朱厌了。


高崖之上,易于俯察,亦不易暴露目标。

江涛拍岸,日远天高,一逝万里。

极目而眺之时,他却有些心神不宁。

他曾经救过剑邪一命,带他到了江边。但,那夜的记忆与耳畔的涛浪声一样飘忽不明。

意识抽离的那瞬,他看见了一团金色的佛光。讽刺的是,那是朱厌身上的光芒。那时,恍惚中他听见有人对他说:“这是你的剑,杀诫,从今往后,你就叫……”

“一剑封禅。”

江水中忽然浮现出了数人的身影,或惊或愤,他们的声音忽远忽近。

“这就是你选择的道路吗?一剑封禅。”

“吞佛童子,不对,是一剑封禅……我蝴蝶君最讨厌搞不清楚自己是谁的人。”

“阁下真是吞佛童子!杀了剑邪,毫无动容吗?一剑封禅。”

一剑封禅……

一剑封禅……

一剑封禅……

是吞佛非封禅。

江潮一声高过一声。崖下的浮光逝水映不出他的容颜。

如影随形的名字,毫无所知的过去,那些眼睛透过自己,看到的是背后虚无的谁?一个纯粹的魔,如何能从中剖出不两立的向佛之魄?而一个业已消散的人格,又是什么让这个名字纠缠自己,犹如挥之不去的回声。

吞佛就是吞佛。


在扎堆的“一剑封禅”中,却有一声“吞佛童子”。

他勾起了一个玩味的笑容。

不清醒。

他步步紧逼,想要撕破剑邪的心理防线。

“不肯使出全力,汝还在盼望什么吗?剑雪。”

那人迷乱。

“汝的杀够坚定吗?剑雪。”

那人痛苦。

“一剑封禅才能唤汝剑雪吗?吾不是他吗?剑雪!”

那人愤恨。

惹动剑者的杀意,挑衅困兽的底线。

过分一点。再过分一点。

是吞佛,非封禅啊。

拎不清的人最可悲。

吞佛冷笑,抬手按住心口。

你死了,我会为你难过么?

残阳如血。



(四)


[到处是私设的一章]


魔坛内。

妖独池中不断翻腾着血沫,红雾笼罩、涌动,仿佛巨物吞吐的气息,时而有液体喷溅而出,像是正在回味猎物的美味,像是对新的献祭之灵的难耐的渴望。

一剑,一人,在妖独池前相对,已有三日了。

起初,朱厌还会发出低沉的剑鸣表示抗议,妖独池所散发的气息是在太过诡异,魔气、邪气、妖气,层层叠叠的压迫感,令人四体俱寒。但朱厌的抗议并无成效,吞佛童子背对着朱厌,闭目而坐,不言不语。

此处神魔俱怖,鲜少有人靠近。

最后,朱厌也如一把死剑沉寂下来。

 

三日前,九峰莲滫,吞佛取回了朱厌。

一件得心称手的魔兵,与魔将而言如虎添翼,况且是有生命有灵性的朱厌。它身上有与他相仿的气质——优雅与危险相生,因此被他一眼相中,多年与之相伴,共同出生入死。

只是,他不在的这段时间,朱厌竟然认了二主,甚至欲借九峰莲滫的佛气控制他。

剑有灵是一种优越,也是一种隐患。


“吾也可以把汝送到补剑缺那里回炉重造。”吞佛蓦然开口。

朱厌剑穗轻颤。重新锻铸,意味着毁灵重生。

但他选择留情。

他选择将它带到妖独池,意思明白又决绝——要么你彻底归服我一人,要么我彻底舍弃过去情义。这是警告,也是劝诫。

三天。三天了。


三天前,随着朱厌佛气反灌入体内的,还有它见证的,他与他相伴的那些记忆。三天后,他仍然走不出迷障。明明只是别人的过往。

那些带着笛声和梅香的记忆在脑中盘桓,一幕幕,他都细细端详。像是一剑封禅常被火星灼烫的左手,或是他融了雪水,洗去杀诫沟壑间干涸的血垢时,喜欢盯着雪地上水红色凹陷的小动作。做这些能使一剑封禅冷静下来。吞佛明白。剑雪也明白。

他们二人极为默契,对方一个眼神便能心领神会。只不过领会归领会,即使晓得了也有自己的坚持。一静一躁,一荤一素,没有闹掰反而相互欣赏,情谊愈厚。欣赏是欣赏,对峙也是常态。小到喝酒喝茶,杀生食肉,大到人生哲理,生死论辩。在鸡毛蒜皮之事上,以为对方扫兴,沉默着互不相让。但当共同对上出手金银邓九五的时候,剑法身形皆是如水合流、天衣无缝的圆和、漂亮。即使二人对坐之时,从不曾比过剑、试过招。

可沉默总要有人打破。“妥协”二字在二人的字典里都是不存在的。

但当剑雪听完一剑封禅的狂言后,低眸念一句“痴狂”,一剑封禅眼里的光芒便会更盛些;一连听到几次魔咒“为什么”之后,一把火烧上心头的人触及剑雪眼中的无辜神色,心上粘满芝麻的烦躁感都在揉乱他的头发之后化作温柔的糖衣。阒夜,总是竹笛声先行响起。

而后是凄冷萧瑟,但不寂寞的合鸣。


但当回忆中出现了在圆教村苏醒的自己,吞佛的心却突然一沉。

汪洋恣肆的纵火场,满地鲜血与焦骨的乱葬岗。吞佛第一次旁观自己的挑事成果,依然是理所应当的自在。只是滔天魔焰中的另一人,灰头土脸,惯常澄澈的眼睛里竟藏了两把钢刀。

那人只有对着他的时候,才会露出那可以称之为“恨”的眼神吧。吞佛想。

哈,那可真是受宠若惊了。

被钢刀扎痛的人面无表情。

只是朱厌发出了一声长而凄切的低鸣。

 

或许真的是宿命。

顺着朱厌封存的记忆,吞佛走过剑雪走过的路,听他听过的话,看他神情最细微的变化。在鸿莲寺听了禅言,又回到九峰莲滫——一切从这里开始。一切,也该在这里结束。山僧羽扇请摇,从鸠槃神子说起,扯出一段魔与佛的陈年往事。过去,是剑雪无名最深,又最不可得的执念。逝去的师尊,沉默的朱厌,无言的莲香,世界一片寂静,他孤身来到人间。江湖之路,身前身后,两片茫茫。此时他终于在破戒僧口中得知了自己渺远的过去,一颗心却仍觉虚幻无所可依。

魔胎,吞佛童子,避无可避。

 

又是这个声音。

又是这种感觉。

如同再次置身于那个梦里。

盘坐着的魔第一次无声叹息。

是的,那是旁人的故事与执念。

但那个呐喊的声音,却是自己的。

原来由生至死,你我注定是纠缠不休的同路人。

吞佛想。

他再次想起他们的初遇。沉睡初醒的魔,一生参禅的魔胎。滔天业火包裹了那一袭绿衣,他的心忽然一抽,但又想拉他同葬其中。

他独自在这样的炽焰中,呆的太久了。

他从没有软肋。过去没有,现在也没有。

剑雪无名,是抽去软肋后留下的空洞。

难以愈合。

不愈又如何。


(五)


梅花坞早已没有主人。

或许说不曾有过主人。

很久以前,一名剑者曾在此小住,但既不曾搭过小庐,也不曾修整梅林,不过兴之所至,于此驻步,卧梅而寝,聊为安所,整个梅花坞仍是原生态的模样。

后来,这位剑者一去便不再回来。

梅花坞地僻而清净,后来一直无人问津。

再后来,有一位白衣红发的魔曾来造访。

此后亦是满坞沉寂,一林梅树荣枯自他去。

 

异度魔界事务繁忙,吞佛少有得闲的时候。好容易有了赋闲的机会,想来也无处可去。

到达梅花坞的时候,满坞梅花依然繁密如云,这里的花期比其他地方要长上许多。吞佛不由地心境舒朗起来。梅花坞是个好地方。

他寻了一株老梅靠坐,从袖中摸出一壶酒,便自斟自饮起来。坐拥荒旷的梅林,纵是花繁如云,一个人喝酒,仍是喝出了寂寥的滋味。

剑雪是不饮酒的。

他纵是垂眸淡然地拒绝。

又不是和尚,不晓得他在拒绝什么。吞佛想。手腕一翻,余下的半壶酒就倒在了树底下。想来他在是这里定然是不沾酒气的,不如今日让你们一试酒滋味。

 

圆教村一战已经过去很久了。久到他可以淡然地走进这片梅林。久到他都几乎忘了,最后自己是用一剑封禅的脸骗了这个小朋友的。

他曾经毫不留情地质问他,吞佛童子与一剑封禅不是同一个人吗?

但若这个问题由他来答,他也无法给出答案,

 

一剑封禅的出现,是他生命中的一场意外。

他曾经以为,于他而言,“一剑封禅”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名词,是死的,但剑雪告诉他,不是这样的。

遇见相似的每一眼,他的心都会不合时宜地被触动。

他很明白,一剑封禅已经不会再回来了。波动的,是他,吞佛童子,自己的心绪。

或者说,一剑封禅已与他融为一体了。

他不愿接受这个结果。

妖独池边,他的不愿,一剑封禅在朱厌记忆中的模样,在他脑中交战了三天。最后疲倦的他还是带走了气焰尽消的朱厌。

 

记忆中最深刻的,是剑雪最后的眼神。

当他慌了神说要带他去找大夫的时候,那些爱恨痴怨轰然决堤。

差一点他就要下不去手了。

说什么傻话呢。

身体一半在抗拒,一半在蠢蠢欲动。

他早该知道是这样的。他与一剑封禅的界限已经模糊。

最后剑雪的眼神不也证实了这个结果。

那些震惊,疑问,不安,一一在眼中滚过,留下的竟是温和与坦然,宛如无数个雪天,默默听着《鹊桥仙》,他看向火堆的另一边。

他时常怀疑,为什么在那最后一刻,他可以如此坦然。愈是坦然,愈是让他于心不安。但现在,他庆幸他的坦然,庆幸他的不忍责备。

还好,如果你可以原谅我一半。

吞佛童子,一剑封禅,注定的殊途同归。

你说对了。

“一剑封禅”在他心中活了起来,剑雪焐活的。

以命换命。

他最后留下的那个眼神,就如同当年鸠槃神子得证后留下的黑莲,在吞佛身上孕化出新生。

一剑封禅,吞佛童子,一样霸道响亮的名字。

哈。

 

在宿命还未走之刀剑相向的时候,他也不曾告诉他,梅花坞,真的很美。比起只有风雪的破败的冰风岭,你更适合这里。梅花冷傲,静默,但不失生机。

再来梅花坞,他没有错过花期,却错过了看花的人。

 

你曾想一肩担起两人份的命运刁难,为我寻觅我的未来,现在,你成了我放不下的过去。我一个人的过去。

傻剑雪,这次不是骗你的。

 

——end——



终于填掉这个坑了,虽然过的太久已经不记得当初开这个坑是怎么想的了。

还记得的是当时取名字时的想法,熔融,熔的是剑雪,融的是吞佛和封禅。

于吞佛漫长的一生,剑雪未必是对他影响最大的一个人,更何况与剑雪在一起的一直是一剑封禅这个人格。

但怎么会没有影响呢?后来吞佛在一些可以联想到剑雪的场景下,便会露出封禅的脸,每一次都令我突然呼吸一窒。

我是希望吞佛童子最后与一剑封禅是融合的,这样就可以对自己说,一剑封禅没有退场。剑雪的那个“记忆中唯一的人影”也还留在这里,他可以放心。

可能是刀片挨多了脑子有点不清醒吧。


其实我写文的初衷是自产自销小甜文的怎么就偏离的轨道了嘞。

一版剑毛!他有辣——么可爱辣——么软!(双手比划)
突然有点舍不得送基友了哼唧
(请忽略扎心的打光背景和技术)

【任飞扬】填词

九皇座中的太子帮五人都蛮好的。
他们是意气风发的少年。
他们是武林明日的霞光。
只不过未来得及拨开云雨便消散了。

据说任飞扬最后成了失踪人口,很好的结局。

在动车上听了一路的任飞扬角色曲,不知道是不是自带滤镜的原因,总觉得是有些苍凉的。

马蹄撒出去,烟尘扬起来,转眼至天涯。
谁知道空中那滴泪是谁掉的。
况且,下一秒,它就要跌进尘埃了。

瞎填,不押韵
----------

跃 平林险峰  纵横 飞瀑天穹

虹齐肩  与霞逢  跨青骢

啸呼万重山  烈云风千里相送

任平生  策马狂歌  揽烟波

点剑问侠名  风云出我辈  天涯任我行

诺千金  少年意气鞭指拿云

轻  折花  策马

忽  风色

扫  天地  我心

裂塌

----------

触刀折  雷鼓彻  夜雨魂破

南天血染  运道改

忍辱扬身去  情天恨海穿石憾

尸骨覆  酒浇恨土  归无途

捐功铸剑名  蹄踏裂仇峰  黄泉借冷心

青山远  一身赤血难冰

断  水泓  愁破

拔  山河

疾  奔走  逃脱

镜花  水月  空

end

----------
太子帮五人 : 绢刀  殷雷杭特  公子雨  尘道少  任飞扬
五人聚会地 : 镜花水月
剑盟大师父 : 剑南天

本来是三月初打的稿子=_=

【熔融】二
[霹雳]  [吞佛童子]

敏·感·词?

熔融

内容大概是我瞎编的吞吞的一段心路历程。
第一次发文,有点紧张。

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

异度魔界,火焰之城。
魔火翻腾,红艳而嚣狂。魔焰席卷四地,吞噬生命,给苦境带来了无尽的恐慌。

吞佛童子立于火焰城巅,负手而立,冷眼旁观。火焰自动避开,不敢靠近。
异度魔界的魔火,近而不觉灼人热度,反觉冰冷杀意,看似跃动的邪魅火焰,实是在痛苦、怨愤、不甘中挣扎不得解脱的死魂。
但此时,吞佛却觉得自己的手是发热发烫的,似被灼伤。

他依然清晰地记得,那个雨夜,刺出那最后一剑时的感受。
莲谳染上了魔血,清圣佛气锐减,但当他将它握在手中时,它还是极力表现出了圣器对魔物的排斥。莲谳圣器的灼噬,使他的左手炙烫无比。
这使他有一刻的失神。
失神的另一个原因,或许是因为感受到了魔胎不断喷涌到他手上的鲜血。
温热,活泛。
是生的象征,还是死的前兆。

望着自己血迹已干,兀自灼烫的左手,他又一次失神。

那双湛蓝而深邃的眼睛,至死仍望着他。
疑问,震惊,悲恸,遗憾,不安……
吞佛平静地欣赏着各种情绪错杂着在对方的眼中闪动。
吞佛自认为自己对读心之术纯熟精通,解剖他人心绪,易如杀鱼剔骨。
但那双眼中最后出现的那种神情却令他疑惑。
他盯着他,庖丁之刃深入,游走,划穿,挑开。
加深的疑惑甚至在他心中诱生了另一种情愫。

他收回目光,握起左手,阻止思绪的进一步发展。
拔剑,弃刃,逐赦道而去,眼见魔城拔地而起,巍然于世。他做的够完美,够漂亮。
失神,不过一刻而已。

内心莫名的触动,或许只是因为与那人同属魔族。

魔胎的面容再一次在眼前浮现。
最后一次了,吞佛。
沉下心来,如剥茧抽丝,吞佛寻得内心那缕无名的郁结,冷静地捏碎这不应存在的情感杂碎。
不曾犹豫。
再睁眼,金眸中,只剩下魔的冷傲与睥睨。

脚下的死魂仍在痛苦中扭曲挣扎,听不见的滔天悲嚎,看不见的永被撕扯的灵体,魂灵为祭的火焰之城,那是异度魔界向苦境敞开的大门。
吞佛童子立于魔焰之巅,无声一笑。